子墨狐狸

一只白毛狐狸(´・ᆺ・`)

今天去钓鱼了,没有小朋友陪着,稍稍有点寂寞啊

做表情包的时候嘴角疯狂上扬,感觉茨木有点方

喵喵咪呀!

短打小段子,可能会有后续?




     忍足最近养了只猫,迹部十分的不开心。
   
    并不是忍足最近沉迷吸猫迹部吃一只猫的醋,而是……那里会有正常人给猫起自己男朋友的名字啊!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前几天的某个晚上,正是小情侣每日固定的煲电话粥时间。
   
    忍足坐在沙发上和迹部讲电话,一边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自家新成员一只波斯猫的毛,不到三个月的幼猫小小的在沙发上的垫子里团成一团睡得舒服,细细软软的长毛打理得整整齐齐的,看上去手感就很好,摸上去手感更好,刚刚从宠物店抱回家的幼猫脖子上还有店员小姐系的蓝色的大蝴蝶结。
   
     忍足一边给猫咪顺毛一边给今天稍微有些急躁的迹部顺毛,不小心摸到了猫咪的耳朵,幼猫的小耳朵一抖一抖的极为可爱,忍足突然就笑出了声,被电话那一头的迹部听到了。

    “喂,侑士,你笑什么啊!本大爷听到你笑了。”
   
    幼猫被忍足突然的笑声弄醒了,垫子上那团圆圆的小毛球散开,跳到忍足腿上,踩着忍足的大腿就向上爬。
   
    忍足一边用手护住已经爬到他肩膀位置的幼猫,柔软的毛蹭到了他的脸上十分舒适,一边忍着笑回答“今天我家多了一个新成员,是一只可爱的波斯猫。”
   
    “猫?那猫和你笑有什么关系?”
   
    “因为觉得这孩子很像小景啊,正好这孩子还没有名字,不如就叫他小景好了。”
   
    “哈?本大爷不同意!”
   
    最后迹部抗议无效,忍足家的新成员名字就定为小景了。
   
    这样也就罢了,最让迹部气愤的是,每天他们两个煲电话粥的时候,忍足就会故意提起小景。
   
    迹部十分不高兴,迹部非常生气!
   
    忍了几天过后,迹部终于不能忍了,于是他让管家也抱回了一只俄罗斯蓝猫,然后给猫取名字叫侑士,并且炫耀似的给忍足打了一个电话。

今晚月色真美啊


   忍足侑士从医院下班的时候不算太晚,医院离家也不算太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今天晚上风有些大,他紧了紧自己的围巾,把手放在风衣兜里顶着风往家走。

  今年冬天有些奇怪,一直很冷但是还没有下过一场雪,他把头往围巾里面缩了一下,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呼吸带起了一些白雾模糊了他的眼镜,然后又消失了,他站在高楼大厦直接,抬起头望见了在高楼的边缘那一轮明月。

  他到家的时候迹部已经在家里了,家里暖气开的很足,地上还铺着毛绒绒的地毯,赤着脚踩在地上也不会冷,迹部刚刚洗完澡,穿着浴袍端着一杯红酒坐在靠近落地窗的单人沙发上,有些怔怔的望着窗外发呆,这样的事很少见,他不喜欢一切浪费时间的事情,从国中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脱下外套挂好,把鞋子换成室内鞋,忍足侑士走到他身后从背后环住迹部。

  “在想什么?”忍足问道,热气喷在迹部的耳边,带着有些低哑的嗓音和从外面带到家里的寒气,刺激得迹部一个哆嗦。

  “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他回答道“你好冷,一身消毒水味道,快去洗澡,洗完再来抱本大爷。”他开始转移话题。

  “嗨,嗨”忍足侑士明明白白的知道迹部有心事,但是他不打算问,能让迹部这种干练的人迟疑不决的事,只可能是关于自己的,关于自己的事情,如果不是他直接开口就只有让他一个人想清楚了。

  把忍足赶去洗澡之后,才迹部端着那杯还没有喝完的酒起身,拉上了落地窗的那一层纱帘,推开了放在窗边的三角钢琴的琴盖。

  热水终于冲去了身上的寒气,身体终于暖和起来,忍足关了水,拉过了挂在一旁的毛巾把身上擦干,透过了被水汽模糊的镜子看见自己,突然发现他们两个从国中开始谈恋爱开始,都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了,回想起当时,突然觉得很幸福。
  
  回想,自己果然是老了吧,都开始回忆起曾经了,忍足自嘲的对着镜子笑笑,穿好浴衣,把毛巾盖在还有些滴水的半长不短的头发上的时候隔着浴室的门听到了外面的钢琴声。

  看来这回小景还真是烦恼了啊,忍足笑起来。

  很多人知道迹部的钢琴和他做其他的事情一样,要做就做的特别好,所以迹部的钢琴的确是很多人称赞的,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迹部在有心事的时候总是会弹钢琴这件事。

  擦着头发从浴室出去,迹部依然闭着眼睛,手上的动作不停,听到身后的动静也不回头。

  忍足站在那里听了一会儿,迹部手下一变弹到了一首他也很熟悉的曲子,他的神情十分温柔,带着一丝幸福的意味,这在他脸上非常少见。

  这不正常,忍足心想,今天小景心里一定有什么事情。

  柔和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纱帘落在他身上,整个人都仿佛在发光一般,不,他本来就会发光吧,从国中开始,他就一直注视着这个人,迹部真的给人一种他在闪闪发亮的感觉,就好像太阳一般发光发热。

  把擦头发的毛巾放到一边,绕到钢琴的另一边,许多钢琴曲都有小提琴的协奏曲,而这一首也是他曾经练习过的曲子,忍足打开放在架子上的琴匣,取出了很久没有用过的小提琴,随意的调了调音,等到一个小节的结束,小提琴声也加入了演奏。

  两种乐器的合奏十分和谐,忍足看着迹部,脸上是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温柔,目光里是藏不住的深情。

  一曲终了,迹部睁开眼,定定的看了忍足好一会儿,直到忍足都要忍不住开口发问的时候。

  迹部终于开口了:“侑士,我们做吧。”

  “啊?”忍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迹部又强调了一遍“我们做吧。”

      


嘿嘿嘿!卡在这里是我的恶趣味!之前谁说的我不会写的!我写了!求评论求评论!评论是刺激我放后续的动力